教育-LAIMENGDA.COM域名出售

专家:少子老龄化或成长期趋势,缓解教育焦虑是回应生育焦虑关键

2022-11-23 00:00:00

就在不久前,世界人口总量突破80亿。中国出现了生育焦虑、少子老龄化、跨区域流动等新的人口变化趋势。这些新的趋势给教育带来哪些重要的影响?应该如何认识和应对呢?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研究院举办了国家教育宏观政策论坛年会(2022年),其中专门设置了一个专题,讨论人口、人才和教育的关系。

缓解全社会的教育焦虑,成为回应生育焦虑的关键

在论坛上,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教授的研究认为,未来1-2年,中国人口会迎来顶峰时期,到14.1亿左右,然后总量就会下降,而且下降的过程会非常长,也会有一段猛烈的过程。下降到哪里是最低点、下降多久会反弹,现在还是一个正在讨论的理论问题。一种乐观的估计是10-11亿是最低值。与此同时,世界的人口现在还在持续增长,将来估计会达到90-100亿之间,甚至突破100亿。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口的份额会逐步下降。

与此同时,生育焦虑在国内已经从家庭问题变成公共问题。“即使生育政策不断调整,现在年轻一代生育意愿还是不高。”丁金宏说。

丁金宏谈到,生育焦虑其实很大程度是教育焦虑引起的,“因此缓解全社会的教育焦虑,成为回应生育焦虑的关键。”

丁金宏的研究团队2021年在上海做过一个访谈式调查,访谈了上海各个阶层、各个地区的人。“不管是有孩子还是没有孩子的,甚至是刚准备结婚的,一谈到生育的问题就说教育的问题,一谈到孩子的问题就说没有精力去培养孩子怕耽误孩子,生育焦虑和教育焦虑两个问题相互叠加,相互强化。”

丁金宏团队做了一个长期的年龄结构预测,从他们搭建的模型来看,少子老龄化或成一个长期的趋势。在2010年有一个幅度很大的转弯,这个转弯所在的环境是全球性的,转向的方向皆是少子化。到达一个台阶后,少子化将达到稳定状态,走向纯粹老龄化占主导的趋势,且劳动力比重不断收缩,劳动力红利窗口也随之收缩。

根据研究,我国少子化的第一个台阶已经到达,且处于相对稳定的阶段,但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个台阶,但总体上是有极限的。据此做出的入学年龄预测,进入小学的人数在最近几年有所上升,后面将有三年左右的快速下跌,经历“十四五”期间的脉冲,后期在“十五五”时期走向一个稳定平台,再后面还有第二个小波峰,然后进入一个较低平台。初、高中及大学出现相应的后延波动。

丁金宏认为,由此来看,我国教育资源的配置总体上近期有压力,但长期有富余,所以为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契机。基于此,教育资源的预测和合理配置至关重要。

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如何为教育公平、人才强国建设服务

除此以外,中国人口跨省迁移的现象和趋势非常明显。江浙沪、珠三角这些相对发达地区是人口流入地,东北地区、中部地区、西北地区这些相对不发达地区是人口高强度流出地。丁金宏指出,这样的状态引发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相对发达的地区人口的集聚造成了教育资源的集聚;第二个是人口流动与教育资源的匹配性问题。外来人口在流入地没有充分的受教育权利和机会,教育资源还不能很好地匹配。

丁金宏强调,如何在制度上保障流动人口家庭学生的受教育权利,如何在教育资源配置上为流动人口子女提供优质的受教育机会,都是教育必须回应的重要问题。

此外,华东师范大学校长助理、人才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吴瑞君指出,强国建设过程中,教育强国是基础,同时教育强国又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复旦大学全球科创人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姚凯阐述了推进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与提高人才的竞争优势的规律、趋势与问题。

姚凯谈到,一是要优化配置教育资源和创新资源的配置,鼓励教育资源在区域之间、城市之间进行协同共享;二是能够实现人力资本投入的均衡化和整体的最优化,同时还要把握和尊重人才成长规律,进行多种类型人才的综合全面的培养。

姚凯特别强调,建立国际比较竞争优势,既要考虑静态的人才数量、人才质量,也要考虑到动态的人才流动、人才开发形成的人才的协同共生的优势、产出的效能优势和可持续发展的优势。“通过区域的协调,要形成静态和动态的双重优势,才能够真正建成人才强国。” 姚凯说。